情感美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控制 > 醉书斋记(郑日奎)原文

醉书斋记(郑日奎)原文

时间:2019-07-10 整理:本站 点击:148次
醉书斋记(郑日奎)原文:于堂左洁一室,为书斋,明窗素壁,泊如也。 设几二,一陈笔墨,一置香炉茗碗之属。 竹床一,坐以之;木榻一,卧以之。 书架书筲各四,古今籍在焉。 琴...

醉书斋记(郑日奎)原文

醉书斋记(郑日奎)原文:于堂左洁一室,为书斋,明窗素壁,泊如也。 设几二,一陈笔墨,一置香炉茗碗之属。

竹床一,坐以之;木榻一,卧以之。

书架书筲各四,古今籍在焉。 琴磬尘尾诸什物,亦杂置左右。 甫晨起,即科头①,拂案上尘,注水砚中,研磨及丹铅,饱饮墨以俟。

随意抽书一帙,据坐批阅之。

倾至会心处,则朱墨淋漓渍纸上,字大半为之隐。 有时或歌或叹,或笑或泣,或怒骂,或闷欲绝,或大叫称快,或咄咄诧异,或卧而思、起而狂走。 家人瞷②见者悉骇愕罔测所指乃窃相议俟稍定始散去婢子送酒茗来都不省取或误触之倾湿书册辄怒而责后乃不复持至。

逾时或犹未食,无敢前请者。

惟内子时映帘窥余,得间始进,曰:日午矣,可以饭乎?余应诺。

内子出,复忘之矣。 羹炙皆寒,更温以俟者数四。

及就食,仍夹一册与俱,且啖且阅,羹炙虽寒,或且变味,亦不觉也。 至或误以双箸乱点所阅书,良久始悟非笔,而内子及婢辈罔不窃笑者。 夜坐漏常午,顾童侍,无人在侧,俄而鼾震左右,起视之,皆烂漫睡地上矣。

客或访余者,刺③已入,值余方校书,不遽见。 客伺久,辄大怒诟,或索取原刺,余亦不知也。

盖余性既严急,家中人启事不以时,即叱出,而事之急缓不更问,一故仓卒不得白。

而家中盐米诸琐物,皆内子主之,颇有序。

余是以无所顾虑,而嗜益僻。 他日忽自悔,谋立誓戒之,商于内子,内子笑曰:君无效刘伶断饮法④,只赚余酒脯,补五脏劳耶?吾亦惟坐视君沉湎耳,不能赞成君谋。

余怅然久之,因思余于书,诚不异伶于酒,正恐旋誓且旋畔;且为文字饮,不犹愈于红裙耶?遂笑应之曰:如卿言,亦复佳。 乃不复立戒,而采其语意,以名吾斋曰醉书。

(选自《续古文观止》,有删改)【注】①科头:不戴帽子。 ②瞷(jiàn):窥视。

③刺:名帖。 ④刘伶断饮:刘伶或酒《管书刘伶传》载,刘伶曾求其妻具酒肉立誓戒酒,誓后依然嗜酒如故。 :在堂屋左侧收拾干净一间屋子作为书斋,明亮的窗户,洁白的墙壁,很安静。

摆放了两个几案,一个放笔墨,一个放置香炉茶碗竿。 一张竹床,用来坐;一张木榻,用来躺卧。

还摆放了书架和书筒各四个,古今的书籍都存放在里边。

琴、磬和麈尾等各种什物,也都交错摆放在旁边。

早晨刚起床,就不戴帽子拂去几案上的灰尘,把水倒进砚台里面,研磨好墨和丹砂、铅粉,将笔蘸饱满做好准备。 随意抽出一卷书,靠坐在案边读起来。

一会儿读到自己有领悟的地方,就提笔在纸上尽情批注,书上的字迹大半因此而看不清楚了。 有时候唱起歌来,有时候发出感叹;有时候大笑,有时候哭泣;有时候生气痛骂,有时候郁闷得要死;有时候大声叫嚷口称痛快,有时候连连惊叹感到诧异;有时候躺着静静思考,有时候起身一阵乱跑。 来源栏目:本文链接:转载分享本站内容,请保留文章来源信息和原文链接!1喜欢此文的还喜欢。

。

------分隔线----------------------------

本月热点

网站地图 | 由情感美文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ch8234.com情感美文_情感电台 All Rights Reserved.